当前位置: 币圈 / 最新

靠比特币暴富的90后:曾经我也身家百万

发布于: 2018-11-22 23:21

作为一个才工作一年的90后,我从来没想过,自己曾经会因比特币暴富,身家一夜之间多出240万。

然后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,我抱着“200万会变成800万”的妄念,眼睁睁看着这串数字变成120万、60万、20万,直到最后的18万。

半年时间里,每天提心吊胆地“盯盘”,浪费了无数感情,最后的结果是不亏也不赚,这似乎并不坏。但对于从未有过“投资”经验的我,却见证了一群人因为利益聚集在一起,又因为利益分崩离析。


01


去年9月7日,在一次出差去上海的空隙,我见到了皮志成——他是我老乡,我一直叫他“老皮”,刚刚年过30的他作为“新晋财经作家”,在金融圈子里有些影响力。


虽然我跟他早已认识多年,但这次见面却是两个人第一次私下单独约饭。饭前我就知道,他前一段时间投资比特币、以太坊以及一些“山寨币”,赚了200多万,还一直扯着我去跟他一起“入场”。个性保守的我对“炒币”这事将信将疑,一直对他的邀请不可置否。和他约这顿饭,也是想当面再了解下情况。


本想在商场里随便找个地方吃饭,但他却拉着我去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自助餐厅——这是上海的最高楼,位于陆家嘴。我有些诚惶诚恐,他却财大气粗地对我说:“到这里吃饭,才算来过上海。”


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,听他说我才知道,好几个之前跟他一起投资虚拟数字货币的媒体同行,“三五万‘入场’,最后都二三十万出来”。这几个同行我平时都打过照面,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。


我问老皮:干嘛不自己一个人玩,带朋友玩这个,“万一亏了你岂不是要担风险?”


“自己玩了挣了钱没处说啊!你只能偷着乐。带着朋友一起赚钱,大家都开心,你还受到尊重。一起玩才好玩嘛!”老皮的回答出乎我意料,我从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这么有“江湖味”的人,完全不像是我们湖北人“九头鸟”的性格。


饭桌上,老皮手舞足蹈,一直跟我谈“区块链”、“数字货币”,甚至拿着我们喝咖啡的杯子解释比特币的“共识机制”:“你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,我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,他也觉得这杯子值1000块钱——好!那这个杯子就值1000块钱;全世界都觉得一个比特币值5000美元——好!那一个比特币就值5000美元。


“那些常年持有比特币的人都有‘比特币信仰’——追求自由和技术,崇尚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,比特币哪怕下跌,以后也会有更凶的报复性反弹……”


老皮所言不虚,就在我们见面的3天前,央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这个重大的利空消息让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到3000美元/枚,被币圈称为“9·4事件”,但是在随后的半年里,比特币又暴涨至14000美元/枚。


那时,老皮口中的“共识机制”让我听得云里雾里,我在心里默想:这不就是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”么?


后来我才了解到,这套“话术”几乎是币圈人让“小白”们理解虚拟数字货币概念的标准口径,而“共识机制”更是像宣誓仪式上的誓言一样,是每个人进入“币圈”之前必须坚信的前提。


当时这些话我只是听听而已,并没往心里去,但投机的欲望却让我躁动难耐,觉得可以用一些闲钱去试试水。


“万一赚了呢?”我侥幸地想。


02


不到一个月,我和老皮在邹勇的婚礼上再次相遇——邹勇是我另一个老乡,大家平时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

我们那桌酒席上全是互联网、媒体、金融圈子的人。邹勇牵着新娘,看到老皮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皮志成你最近玩比特币发财啦?”


老皮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,手上的烟一根接着一根,像一个布道者,开始给所有人阐述“区块链”的概念,然后谈起了自己要搞的区块链创业项目。酒桌上那些互联网和媒体圈的人相形见绌,这些对新事物保持警惕的人,面面相觑,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落寞,似乎知道遇到了一个逆天改命的机遇,但又恨自己“看不见、看不起、看不懂、来不及”。


在后面6个月里,饭桌上这十几个人,陆陆续续都“入场”参与了老皮的虚拟数字货币投资,有些人甚至搞起了区块链、数字货币媒体——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
婚礼结束后,我和老皮一起同路回家。在武汉火车站的肯德基里,我半试探地问:“老皮你这波下来赚了200万吧?”


老皮嗤之以鼻:“200万?后面还得加个0!”


我惊得目瞪口呆:原来,老皮用启动资金20万赚到200万之后,又把200万全部砸了进去,最后赌中了比特币的一轮暴涨,赚了2000万。


老皮的行为看似疯狂,但也算在掌握之中——他在上海有3套房,自己的本职工作也蒸蒸日上,平时“体验”各个金融公司的理财产品,都是几万几万地投。“炒币”那20万,仅仅只是试水,后面的200万砸进去对他来说只是把身外之财拿去做了次风险投资,“赚不赚其实都无所谓”——我觉得他的心态真是好得很。


老皮说,这2000万他全都提现了,买了豪宅豪车。听完这话,我在心里感叹:“投资”真是有钱人的游戏,往往是要无心插柳,柳才成荫。


老皮的操作,又勾起了我的投机欲望。我想,虚拟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可能真的是波“风口”,必须要真金白银地去见证一下,不然以后可能会后悔。


那天回到家里后,我跟我妈说了老皮的事,说也想试试“炒币”。她听完后只是说:“你胆子太小、做事太稳,不是那种性格的人。试一试也好,自己控制好风险就行。”


03


我真正“入场”,是在去年11月初。


一个周六深夜,老皮突然拉了一个十几人的小群,群里的人都是老皮的朋友,多是互联网和媒体圈子的人,虽没见过面,但其实早都是“网友”。


老皮在群里开门见山:“H币”庄家要拉盘了,马上要涨2到3倍。他认识人,有内幕消息,让大家赶紧上B交易所(交易网站)买币。


听到老皮的话,群里瞬间炸了锅,大家纷纷问他内幕。老皮很神秘,只说要大家听他指挥、一致行动。我也怕错过机会,赶紧私信问他要不要投、投多少合适,他回,“4、5万就行了,量力而行。”


“买币”这件事,新手很容易犯错:我先充了5万块进去,但充值时需要在支付宝备注中输入一串字母才能自动充值,我忘掉了输入字母这个环节,结果钱迟迟没有入账。


我有点慌了,交易所的客服电话打了十几遍,一直都是忙音。我又花了半个小时,不间断地拨打了十几通,总算有工作人员接了电话,把我的5万块充值成功。我长吁了一口气,妄念又起,鬼迷心窍般又充了5万块,然后把10万块全部买了H币。


再后来的事,就有些像赌徒押注了:看到群里大家纷纷在讨论都买了多少H币,最少的都买了5万,还有人说自己买了10万、15万的。我有些不甘心——这些买10万、15万的人,在之前就跟老皮一起投资过几个币种,涨幅都达到了3到5倍——我心想,“不比他们多砸点,起点就要比他们低了”,于是,我把支付宝里最后还剩下的8万块全部砸了进去。


也许在老皮眼里,我就是个刚大学毕业、看起来胆小的孩子,当他私下听到我砸进去18万时,有些惊讶,立刻提醒我“量力而行、注意风险”。


我当时脑子太过狂热,买完H币之后,才发现风险就在身边。我仔细看B交易所页面,发现网页最下面的资讯板块挂着一则《关于经营情况异常的说明》,解释着前几天网络上某微博大V称其被列入“工商经营异常名单”的原因。


看到这则说明后,我心态有些“爆炸”,心想:这交易所不会跑路吧?半个小时后,群里有其他人也开始陆续问老皮:B交易所为什么突然不能充值了?


老皮十几分钟后才回复说:“出了点情况。”


他话音刚落,B交易所页面上又刷出一则新消息:《本交易所关于停止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公告》。公告说,要遵守9月4日的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“3天后停止注册停止人民币交易,1个月后网站停止服务”。


看到这里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按照上面说的,这个交易所本来应该9月就该停止服务了,11月才挂出来通告,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


老皮显得很淡定,说:“我们这些‘老韭菜’,‘9·4事件’的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这些都是小事,大家不要急。”


接下来,老皮教我们把买到的H币从B交易所转移到C交易所:很简单,只需要在C交易所注册一个账号,再把B交易所的H币打到C交易所去。


C交易所注册地址在香港,打开网站一看,就像浏览器里常常跳出来的澳门博彩网站。注册账号时,还需要本人同时手持身份证和手写交易所名字拍照,然后要把照片上传到网站审核。这个环节让我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被热炒的“女大学生裸条”,心中顿时生起一股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无力感。


那个周末也的确让人心里没底: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iquan.com/article/40544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