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币圈 / dapp新闻

DApp似乎迎来了爆发期,加密货币钱包成为DApp的一个重要入口

发布于: 2018-11-22 00:15

仿佛一夜之间,DApp开发开始成为区块链领域最有前(钱)景的事情。用户活跃、日流水百万、开发DApp稳赚不赔的声音开始在坊间流传,从互联网转战区块链、一头扎进DApp开发的创业者不在少数。


根据链塔智库数据,目前国内区块链相关公司有439家,其中北上广深杭占据多数,北京占比最高,达34%,上海占比21%,广东地区占比17%,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,这些发展领先的地区,也迅速成为DApp开发者的聚集地。


11月9日~10日,首届DApp开发者生态大会在北京召开,包括钱包、技术社区、安全公司、DApp开发在内的从业者,自发从全国各地赶来,希望在会上获取最新资讯,抢占DApp开发制高点。


主办方赏味不足告诉31QU,大会旨在给从业者和爱好者提供学习、交流平台,效果不错。


热火朝天的DApp开发线下活动,与低迷的加密货币行情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
人们将目光转向DApp,开发者开始成为一股极具潜力的力量。


日流水过百万的案例越来越多,不断出现、爆发、沉寂、又再次火爆的DApp,似乎开始弹奏起区块链应用爆发前夜的调子。



1.DApp风起


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,区块链领域的明星是公链,比特币、以太坊、EOS等公链处在舆论的焦点。


投资者将大部分资金投向公链项目,持有这种观点的逻辑在于,区块链要迎来大规模爆发,核心在底层公链。


不过,这种笃定因为开发成果与预期差距太大,产生了动摇。


“公链进展很慢,目前来说,重要技术的突破还是比较难,开发一个DApp周期短,也相对容易。”区块链开发者白浩告诉31QU。


2017年是多数公链启动之年,在经历1年的开发周期后,基于公链开发的DApp数量开始逐渐增多。


“现在的DApp数量很多,单是我们钱包上的DApp就有200多个,每天平台获得的盈利分成,也有几百个EOS。”麦子钱包COO吴岩告诉31QU,加密货币钱包已经成为DApp的一个重要入口,普通玩家要在移动端使用DApp,目前还需要通过钱包。


另外,虽然DApp使用门槛还是高,但在他看来,部分项目的活跃度还算可以,整体的发展态势比较乐观。


目前的DApp,游戏类占多数


根据DApp数据统计网站DappReview显示,截止11月17日,基于以太坊开发的DApp共计1306个,单个DApp24小时最高活跃用户为1116。而今年6月底刚刚上线主网的EOS,DApp数量则呈现迅猛增长的态势,目前链上DApp项目超过250个;另据IMEOS统计,目前EOS上排名前6的菠菜类DApp,周流水额均超过百万EOS。


从数量上来看,DApp似乎迎来了爆发期。


“大家开发的原因,主要还是有利可图。”白浩告诉31QU,虽然开发DApp采用的语言多是C++,对开发者有一定的要求,但从整体上来看,难度其实不是非常高。“现在已经有服务商推出学习教程,整体上对新进入的开发者相对友好。”


另外,DApp迁移的难度也不是非常大,“大家看到每条公链上都有很多DApp,也有可能是在不同链上的同一款产品,所以呈现出来的数量也会比较多。”


从DApp分布情况看,目前以太坊生态还是占据优势,不过从数据增长速度看,EOS远超以太坊。


无论如何,区块链DApp开发开始进入快车道,借用白浩的话说,“抢先进入者,占领先机。”


2.要么解散,要么转型


有媒体统计,从8月10日开始到10月30日,EOS生态共增加了123个DApp,总计产生的流水超过2.2亿个EOS,合计约82亿元。BetDice、EOS Pixel等游戏一度刷屏,这些新颖、好玩的DApp,开始成为用户热议的对象。


游戏,开始成为DApp的第一个风口。


“每隔几天就会有新的菠菜类DApp涌现,在EOS流水排行榜上,数据最亮眼的项目几乎全是菠菜类游戏。”白浩告诉31QU。

     

EOS链上DApp80天内产生的流水


而在区块链游戏热火朝天的时候,互联网游戏正在经历水深火热。


2018年3月份,国家停止开放游戏版号,德州、棋牌类游戏相继被纳入管控范围,游戏版号是国家广电总局同意相关游戏出版上线运营的批准文件,如果没有版号,即便团队已经将新游戏开发出来,也无法上线供用户下载、使用。


“北京这边的游戏公司的数量也从两万多家,锐减到目前的八千多家,”在之前的采访中,游戏开发者李梦龙告诉31QU,他们的公司人数从年前的三十多人,变成了现在的十多人。
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很多人开始转战区块链游戏。


“我们今年7月才开始做的区块链游戏,之前团队是做互联网游戏,竞争非常激烈,后面版号规定出来后,很多小公司根本耗不起,团队只能解散或者转型。”白浩告诉31QU,对于小团队来说,区块链的确是个机会,因为目前这个领域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,即使质量一般的产品,用户要求不高,也能获得不错的收益。


理论上说,一款真正的区块链游戏,应该要有完善的通证体系,保证Token在流通过程闭环,但是,“目前的游戏,是没有这些特点的。”白浩称。


不过,对于菠菜类游戏来说,要求可能不会这么高。因为如果菠菜类游戏把开奖过程上链,或者道具等用户资产上链了,也是可以称为区块链游戏的,只不过不是“纯粹的区块链游戏”。


今年6月8日,继推出莱茨狗、图腾等产品后,百度正式上线区块链原生应用“度宇宙”;9月5日,网易推出首个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大型游戏《逆水寒》,很快,正式上线“伏羲通宝”功能,推出游戏即挖矿的新玩法。


百度、网易、360等大厂相继推出区块链概念游戏,目前还没有爆款游戏,“我们的主要玩家还是币圈人,如果后面影响力做起来了,可能才会和这些大公司正面竞争,现在来看,还远着呢。”白浩表示。



3.“如果是好DApp,我们恨不得下大力气猛推”


很多人把区块链和互联网类比,抨击“区块链不成气候”的一个证据是,除去菠菜类游戏,目前日活人数超过1000的DApp应用,屈指可数。


<p style="margin: 0px 8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clear: both; min-height: 1em; color: rgb(51, 51, 51); font-family: -apple-system-font, system-ui, "Helvetica Neue&qu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iquan.com/article/40537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