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/

数脉链

大湾区专访 | 数脉链CGO葛天扬笑谈开挂人生:“一个人作的水平不要超过自己的颜值”

本文发表于: 2018-09-15 16:14


90后曾被社会和媒体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:洒脱、杀马特、追求自由、放浪不羁、极具个性等等,他们被媒体誉为最好的一代,也是最疯的一代

 

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一个90后。一个25岁的大男孩,一个被霍格沃茨施了法的开挂少年,一个不会被任何标签束缚的海归,他就是CyberVein数脉链的CGO——葛天扬。


最近在嘻哈财经的“PICK圈内最帅小哥哥”投票活动中,葛天扬以一张笑容撩人的帅照圈粉无数,并在最后一晚以黑马之势摘得桂冠。后台好多人留言说他笑起来眼睛弯弯,感觉是一个浑身散发着阳光的小哥哥


葛天扬与嘻哈财经记者


采访当天,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,葛天扬还在路上。我们在接待室闲聊着的时候,一个手上拿着一瓶零度可乐的高个男孩子迈着大步推门而入。皮质切尔西,黑色西裤,白衬衣,头发栗色微卷,脸上还有点胡茬。他径直走到我们身边坐下,一边毫不掩饰地打量着我们,一边一点都不尴尬的笑着说“不好意思,久等了。”

 


北京“爷们”在“霍格沃茨”


假如一个孩子去陌生的国家生活,需要面对多少东西,经过多少历练,才能融入一个新的社会?


13岁就在异国他乡生活的葛天扬或许可以回答你。


“我小学毕业的那年暑假,妈妈带我去英国玩。我忘记是为啥玩去了一个学校。你知道,英国学校长得跟国内的很不一样,我觉得一切都很新奇,就到处瞎逛,一不小心闯进了别人课堂。”近距离观察他,发现他的眼睛是很深很深的、近乎黑色的棕色。“里面的老师在上音乐课,看见一个小屁孩跑进来,觉得挺逗的。问了我什么,我也听不懂,就看着他笑。”他嘴角微扬,“他对我指着乐器,我估计是让我挑一个的意思,就拿起了萨克斯吹了一小段。结果他们就让我去上学!”


那时小葛天扬也不知道,录取他的是举世闻名的惠灵顿中学。“不知道是不是我妈他们故意安排的这么一个面试。”他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,“不过我觉得吧,还是因为我小时候长得超级可爱。”


惠灵顿中学,图片来源:百度百科


葛天扬三个月内就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。学习语言有教程,可如何融入生活却没有教程。13岁的葛天扬只能自己一点一点去适应,去磨合。“当时我们惠灵顿中学年级之间是分不同house的,每个house之间靠穿不同的衣服来区分。高年级可以指挥低年级做事情,”是不是跟哈利波特里的霍格沃茨一样?葛天扬一拍大腿,“对,就像霍格沃茨一样!超酷的!”他突然顿了一下,又笑起来,“不对,是低年级的时候很惨,高年级时才超酷。”


惠灵顿中学是出了名的有很多王公贵族子女的学校,“那个时候哪知道谁是谁,就一群小孩子在一个house 里面玩。后来才知道一不小心欺负的这个人是一个什么王子,或者是什么公爵家的孩子。”说着葛天扬的眼睛弯成了月亮,笑着又喝了两口零度。


2011年,惠灵顿中学年级合照


好在,葛天扬之后在英国过的也算是顺风顺水。“根本没在怕。咱一北京大老爷们,义气又幽默,分分钟能把英国人逗得一愣一愣的。”

 


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


上大学后的葛天扬不再忙着扮演“霍格沃兹的学生”,而是打开了一个新的魔法世界。世界顶尖大学——帝国理工,机械工程系,本硕连读。我们听了都不禁咂舌,他却叹了一口气:“哎,国内谁知道帝国理工啊,我父母更想我去牛津的。”

 

“不过刚上大学那段时间,我真的有点飘。从滴酒不沾到酒场扛把子。”对于那时两只脚都走进了象牙塔的葛天扬来说,沉沦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,但生活总会在你幸灾乐祸的时候,给你一记重拳。

 

热爱旅行的葛天扬在15年的时候,去意大利Sardini(撒丁岛)攀岩的经历让他真真切切体会到了直面死亡的恐惧感。


他问我们介不介意他抽支烟?我们点头,看着他点起一根烟。


“当时因为石头松动,我踩上去的时候,整个人连带着石头都掉了下来。那块大石头划过我整个左半边身体,刮得我左胸和左脸惨不忍睹。我朋友把我拉上去之后,我躺在坡的边缘。朋友说我那个样子像蝙蝠侠里的双面人,整个左半边身体的皮全磨掉了,连肋骨都能看见。”


救护车来之前,朋友一直握着他的手给他打气:“他一直指着让我看天上美丽的色彩和远方闪闪发光的河流,其实我感觉特别矫情,但当时还挺受用的。”之后葛天扬被送进急症室,躺了整整两周。


2015年暑假,在意大利撒丁岛的急症室


“手术醒来后我告诉自己,以后一定要珍惜当下,因为你真的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。”葛天扬说完熟练地吐了个烟圈。


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后,葛天扬简化了自己的朋友圈。重生让他珍惜生活。

 


无法在一起的人,就是错的人


一个男人的成长进化史,远没有前面说的那么简单。其实每个男生的成长应该都离不开一段关于风花雪月的美好,和一位牵肠挂肚的女主。

 

临近毕业做毕业设计时,葛天扬和同学发现关于照明系统的方向是可以进行创业的。于是他和另外四个同学一起自己出钱出力地开始了这个项目。当时做的项目主力市场定位在中国,于是他开始在英国中国两地飞。留在英国的女友很不高兴,虽然葛天扬自己两地跑得累死,女友还是不领情,她希望葛天扬能陪在她身边。


“F*** her!你谁啊!”葛天扬这时的语气听上去挺洒脱的,但还是从他眼神里看到闪烁。20 来岁的男孩,或许只能用这种可爱又有点幼稚的方式隐藏着自己柔软的一面。


放弃感情后的葛天扬一心就放在了项目上。但是当一切步入正轨后,几个合伙的同学之间又在公司的发展规划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他知道一旦产生隔阂,这份事业就命不久矣了。



于是葛天扬17年回到了北京,发现有很多国人开始探索区块链行业。而在16年就接触了挖矿的葛天扬,早已在区块链的世界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
“如果说下海、房地产是上一代人的机遇,那区块链就是时代给予我们这代人身上的机会。这注定是我们的时代。”

 


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


在北京的日子里,葛天扬接触过很多个区块链项目,但他都觉得索然无味。偶然一次,一个校友跟他聊到一个叫做数脉链的项目。葛天扬听完项目介绍,兴致盎然地跟校友连续讨论了好几天,并结识了项目创始人。当他得到了项目方的加入邀请时,立即收拾了行囊,从儿化音的北方来到了平舌的深圳。



“我非常看好这个行业,它一定属于年轻人,而不是现在这些所谓的行业大佬。这些抓住机会暴富了一把的人,大多数都只看到了表面而非本质。有多少天天传道授业的大佬连比特币的白皮书都没读过?”


葛天扬有点烦躁地拨弄了一下卷发,又点燃一根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
“这是我们的时代,就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,年轻人才是这个行业真正的主力军。当所有人都在时刻关注涨跌的时候,我希望大家能去挖掘到本质,我们希望做真正有意义的事向行业致敬。”


葛天扬坐在绿色的沙发上,从渐渐散去的烟雾中抬起眼睛直视着我们,“这个世界上敢吹牛逼的人太多了!但真正敢吹,敢干,还能落地的人简直少之又少,我一定要找到和我臭味相投的人,一起做一件伟大的事,所以就来了。”


2018年4月,旧金山演讲


我们看到的葛天扬已趋于成熟的边缘,他不接受安排,只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。如果他的每个标签都是拼图的一块,我们无法想象完整地把葛天扬拼出来,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“Monster”


就像数脉链的发展,也是一点点的拼接出来的。从一开始的公链+联盟链的结合,到DAG架构上去延伸,再到智能合约的设置。数脉链旨在拼接好每一个步骤来守护数据,让数据变的更有价值。

 

25岁的葛天扬还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,但起码他知道,人不应该一成不变的活着。他也不急着去撕掉标签,“没有人可以定义我,我自己也不会”。


成长总会如期而至,他在探索发现自己的同时,给旁人以惊讶的蜕变,不断的实现着自己的价值。


年轻气盛的葛天扬,有一种痞帅的阳光感,虽是那种不符合世俗或按照寻常定义去生活的人,却让人不由地羡慕。他前行的随心所欲,可也活的尽心尽力。


“我唯一的梦想就是在有生之年,去宇宙看看。哪怕死在宇宙里,也是好的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又一次对我们弯起了他笑眼的同时,把烟摁进了烟灰缸里。


2016年伦敦,硕士毕业


点击图片展开更多精彩阅读






发文时比特币价格:44705.7343425
柚子eos价格:36.3658154327
以太坊价格:1470.54797629
etc价格:76.4557688181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