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/

我在币市的4个月:认为能赚1个亿,成果却被裁员了

本文发表于: 2018-09-15 11:57

区块链技术真正落地的时候才会有牛市,但现在的大部分人活不到那一天。

本文共计2556字,阅读时间4分钟。



本文首发自微信公众号区块链Truth(ID:chaintruth

自述 / 老刘

编辑 / 贺树龙

 

1


在进入币圈前,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互联网精英。2004年,我毕业于一所国内名校,以应届生的身份加入了百度,成为一名产品经理。在百度工作5年后,我又跳槽到阿里,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级别较高的管理人员。

 

2015年,我离开阿里,参与创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,这个公司现在估值百亿美金左右,我还有一些股份。从这家公司离职前,我年薪百万,职位是SVP(高级副总裁),下属50多人,有自己独立、宽敞的办公室,虽然互联网行业工作节奏快、压力大,但收益是对等的。

 

我以前从没炒过币,也不太炒股,所以进入币圈实在是偶然。2018年5月,一个非常年轻但在币圈赚到很多钱的朋友——小陈找到我,向我“安利”虚拟货币和区块链。小陈虽然年纪不大,但他在技术方面是个天才,听他“安利”完后,我隐隐约约觉得——区块链这个技术将来一定会有非常大的社会价值。再加上我原来公司的业务比较安稳,所以我也想出来看看,就蒙眼一跳、进了币圈。

 

当然也是因为看到了巨大的商机和利益。这个行业最近一年经历了两次好的行情:一次是94前,当时ICO还没有被禁止,发币、赚钱非常容易;一次是94后,随着币价走高诞生的很多项目也发展得不错。所以,我认为今年才入局币圈的人,大都是冲着利益来的。

 

在小陈的介绍下,我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一个区块链公司。公司的CEO是个海归,背景和资历非常深厚,也是“币圈扑克牌”上响当当的人物。当时跟他聊得非常不错,我们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也比较资深,虽然大家挤在望京一个又破又旧的办公室里工作,但感觉前途一片光明。

 

跟上一个公司相比,我的年薪降了1/3,但有不少原始的币权。按照CEO的计划,我们要在3个月内发币、上交易所,到时候我手里的币可能就会值很多钱。当时想着:币圈的人那么low,却个个都能赚大钱,我们这样的精英团队没有理由做不成功。


2

 

我们做的是一个跟交易所有关的项目,针对目前虚拟货币交易的一些痛点做了很多改进,业务逻辑是非常棒的,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。

 

我入职后,CEO天天催我快点招人、扩大团队。我没日没夜、到处挖人,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搭建了团队,其中有几个员工是我以前的下属,他们手里本来有非常好的offer,但被我截胡到币圈来了。

 

我对他们说:“在其他行业打工挣钱太慢,来币圈,有非常大的几率可以财务自由。”回想起那段时间,我们眼里都闪烁着光芒,以为好运离自己不远了。

 

发币、上交易所,就是我们的目标

 

白皮书写好后,我们的融资工作开始了。CEO计划募集3万个以太坊,总价值大概1亿人民币。

 

为了配合融资,我们开始密集进行媒体宣传。币圈的自媒体多如牛毛,我们通过它们包装创始人、为项目造势。但我们不用花费一分钱,因为CEO就是个金字招牌,一大堆自媒体排队等着采访,一大堆大会排队等着邀请出席。当然,和其他币圈项目一样,我们会对帮忙的自媒体人赠送我们的代币,但这些代币在上交易所前是没有任何价值的。帮我们的人,和我们一起期待代币登陆交易所的那一天,可以说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。

 

我们热火朝天干了一段时间,结果发现融资并没有想象中容易。按理说,CEO的号召力还是很强的,但毕竟大环境不好,币价天天在跌、ICO破发率越来越高,所以很多投资机构已经不看项目了。我们几个核心高管,天天在外面找钱,我把我认识的50多个投资机构都聊了一遍,大部分投资人的反馈都是:你们很棒,但我们不准备再投新项目了。

 

挫败感很强。

 

结果只有极少数的人打了币过来,算一下,这些币加起来也不值500万人民币。融不到钱,项目就没有预算,更不可能上交易所,我们所有的计划眼看就要崩盘。

 
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我们开始变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迫切想要抓住每一个可能的机会。几乎所有的区块链大会,都能看到我们高管的身影。记得最清楚的是,8月一个在国外举办的峰会,本来邀请了火币、还有圈里一些大佬出席,但当天这些大佬都没去,原因很简单,开会前两天很多自媒体都被封号了,这是个监管趋严的信号。

 

现场太衰了。熊市当头,主办方本来靠卖演讲席位赚钱,结果没卖出去几个;来参会的资本,光演讲不投项目;会开完,大家都散了,不像以前一样聊行业谈合作。

 

我认识的几个项目,几乎也是在那两天告诉我统统停掉宣发和运营了。剩下的,都在转移阵地,聊天工具都从微信变成了子弹短信、WhatsApp。

 

我的预感是,币圈要凉。 


3

 

我在互联网行业十几年,也是经过事的人。

 

我对寒冬的判断是——死掉一批项目就好了,活下来、挺过来的都是赢家。但我没想到的是,我们的CEO并不这样想。

 

9月初,CEO把核心高管叫到一起,开了个会,核心意思就是让我们劝退手下的一部分员工,当然,不会有任何补偿。我感到特别对不起跟随我的几个前下属,他们越配合,我就越内疚。

 

那一天突然感觉十分心寒、没劲透了。我跟CEO说,那我也走吧,结果他没有任何挽留就同意了。我理解他,放弃也好,逃避也罢,总之是认输了。

 

其实我们本不必这样的。公司还有业务可以赚钱:量化交易和场外交易。当然,熊市里任何业务并不好做,这些都是寒冬里求生的手段。


币圈走到黄昏 


CEO的不安全感可能超过了我,毕竟他是扑克牌上的人,寻求自保的时候甚至会考虑离开国内。这半年,很多币圈人,刀都架到脖子上了,甚至脖子都砍掉了。

 

我比较自律,基本不炒币,所以没亏过钱。我身边一些90后小孩,家里给个几万的零花钱,本来指望他们买个车啥的,结果全用来炒币了。一年前,他们还是刚出校园的孩子,满脸朝气,现在就像木头一样坐在那里。我经常跟人说,不要买币,不要当韭菜,但是拦都拦不住,自己往里跳。

 

币圈很坑人,你能感受到这个圈里人的动荡和焦虑不安。


这也是我特别想要离开这个圈的原因。


我觉得,混乱需要一个终结。<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