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/ 最新

币市八卦往事:宝二爷和吴忌寒的恩怨情仇

本文发表于: 2018-09-15 11:56

     熊市无聊,圈里发生一点风吹草动,都能激起各路“媒体”的狂欢盛宴。OK情报局认为,作为媒体人,最重要的是公平公正、有理有据地传递新闻。无限去黑别人,或者依据主观臆测去恶意诽谤别人,都背离了媒体人的基本职业道德。本来啊,某些所谓的币圈头部媒体已经受到过官媒的点名批评,再不收敛,恐怕“币圈媒体”真的成了鱼龙混杂、不负责任的代名词了!

     熊市难过,一个圈子的,更应该团结一致、互相取暖,而不是落井下石。所以啊,与其说盯着某些大佬,时时刻刻准备看大佬的笑话,真不如多学学大佬成功的经验。大佬之所以是大佬,就是在于他们能够准确地抓住机会,正所谓“外行人看热闹,内行人看门道”。

     所以呢,《OK情报局》打算在今后的报道中,不定期增设一些币圈的八卦往事,看看大佬or韭菜们是怎么成功or陨落的,或者大佬与大佬之间有着怎么样的爱恨情仇。今天要讲的就是:“屌丝逆袭”的宝二爷和“北大才子”吴忌寒之间“争夺矿场”的恩恩怨怨。

     首先,对今日八卦主角做一个简单介绍:

     吴忌寒,80后,北大研究生学历,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,“根正苗红”的学霸一枚。毕业后,吴忌寒先是在一家风投公司做分析师和投资经理。2011年一次偶然机会,他接触了比特币,然后花了三天时间研究了技术要点,随后决定投资比特币。同年,他和好友科幻作家长铗合伙创办了大名鼎鼎的币圈资讯类网站——巴比特,翻译一些外国的比特币一手资讯。要知道,中本聪比特币创始论文《比特币: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就是吴忌寒第一个翻译的,而且目前仍在流传。

     2012年,吴忌寒加入了“烤猫”的矿机公司,开始研发制造ASIC矿机。通过众筹计划为矿机的研发生产进行融资,吴忌寒倾其所有购买了虚拟股票15000股。烤猫公司创造了历史,他们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挖矿芯片,从此,比特币世界的挖矿历史,从PC端挖矿走进了大矿主挖矿的时代。2013年,吴忌寒创办比特大陆,开始研发蚂蚁矿机,蚂蚁矿机经历了多次的迭代更新,奠定了吴忌寒“一代矿霸”的地位,传言全球超过70%的运算力都由比特大陆生产的矿机提供。圈内人士更是坚信,国内比特币持有人最多的是吴忌寒,不过他始终拒绝透露自己的比特币数量。

     宝二爷,原名郭宏才,高考300来分,止步高中学历。可是,人家第一志愿填的却是顶级名校清华大学。北京户口300分也上不了清华呀,所以宝二爷情理之中的落了榜。第一志愿没考上,报二月就直接住在清华里头,在清华里混了三年半,期间还单枪匹马骑着车就上了川藏线呢,在旅途中结识了后来的宝二嫂—金洋洋,演绎了一曲现实版的康定情歌。

     宝二爷进入币圈的经历比较传奇,进入在成为职业比特币玩家之前,他是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的销售部负责人(一个卖牛肉的)。本来是为了学习如何利用电子商务渠道卖牛肉,结果结识了一群互联网圈内的朋友。每天听他们谈论比特币的暴涨暴跌,这可比卖牛肉好玩多了,耳濡目染中,他渐渐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浓厚兴趣,决心彻底转行专职研究比特币。2014年,郭宏才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。

     我们要讲的八卦,就在2014年,成立比特币矿场的这个档口,以下八卦,截取自宝二爷今年5月在Kcash交流群里面的语音分享:

     大概在2014年-2015年间,币圈一帮人聚集在海淀西大街48号鑫鼎宾馆2楼车库咖啡内,李笑来激动地跟众人说:“烤猫的股票,你闭着眼睛买就行了”。 当时烤猫拥有全网40%的算力,每天可以挖到很多币。后来烤猫股票一股涨到四元,相当于四个比特币。

     宝二爷和吴忌寒都成了烤猫的股东。但后来吴忌寒与烤猫因为意见分歧而友尽。宝二爷说这是他道听途说的,却也八九不离十。 当时,因为同为矿机制造商,烤猫与南瓜张的阿瓦隆之间竞争非常激烈。阿瓦隆矿机的芯片工艺提升很快,从110nm提升至40nm,引领矿圈潮流,烤猫闻此也决定跟风。 吴忌寒不同意,一气之下退出股东名单,套现换取了很多比特币走人,同时宝二爷也抛售了烤猫的股票。

     一连串的事件引发了雪崩,烤猫股票从最高点5.5个比特币一股跌到了0.5个比特币一股,最终甚至归零”。随后,吴忌寒成立了比特大陆,开始生产蚂蚁矿机。因为不懂技术,吴忌寒找到了杭州的詹克团一起做55nm的S1矿机。当时正逢币价下跌,矿工们看着断崖的币价,心凉了一截,更别提入手矿机。

     币圈意见领袖吴刚见吴忌寒束手无策,便出主意——联合挖矿。“联合挖矿的逻辑其实就是矿工将币抵押给吴忌寒,吴忌寒将机器抵押给矿工,挖矿收益的85%归比特大陆,15%归矿工所有”。宝二爷也参与了吴忌寒的联合挖矿。他在两个交易所买入了4万枚比特币,抵押给吴忌寒,拿到了第一批S3矿机。

     由于S3矿机的高能耗,吴忌寒希望能将电费降下来,两个人意见不和,矛盾突起。恰好当时是冬天,比特大陆的四川水电站放不下这么多矿机,于是便“强霸”了宝二爷的矿场。宝二爷说: “蚂蚁矿机那边派来了吴忌寒的同学,他用更高价租下了我花500万在内蒙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租的矿场”。这批矿机的三年合约尚未到期,二爷当然不乐意。但在深圳的机场,宝二爷和詹克团约了个饭局,詹克团直言“这个矿场必须给我们用,不给也得用”。

     同时,吴忌寒还给宝二爷发消息说让二爷研究下博弈论。宝二爷暗自思忖,小寒的意思不就是说二宝你退吧,我们造了这么多机器,没地方搁。

     宝二爷内心愤愤不平:“矿场虽是开发区的,但里面矿机的架子、风扇、电缆、网线、宽带可都是我的投入,前前后后将近花了两千万,直接抢占不太合理吧”。 不过,他最终还是退让了。二爷想着将矿场里的设施折旧,按1500万的价格卖给吴忌寒,但吴忌寒出手更狠,直接喊价四百万。

     宝二爷说:“我是各种的不爽,感觉像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,进去以后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通,我想揭发比特大陆及吴忌寒同学的不当行径,但得饶人处且饶人。后来,吴忌寒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地道,每每见到我时总是心怀愧疚。

     比较戏剧化的一幕是,宝二爷挖矿不成,于是拿着钱梭哈了以太坊,结果以太坊在2017年涨了200倍,宝二爷喜出望外,什么恩怨情仇在财富面前都灰飞烟灭。 在成都,他对吴忌寒说到,“兄弟,我得感谢你,当年你把我的矿场霸占了后,我拿着钱买了以太坊,赚死我了”。

     最后想说的是,特定时代成就特定人群,许多成功的经历不可复制,因为它并不适用于不断变幻的大环境,我们只能够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总结,去提升自己对于这个时代、这个行业的反应灵敏度。引用《老子》的一句话:“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。”意思是,祸与福互相依存,可以互相转化;坏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,好事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。 熊市里,大部分人都在赔钱,自怨自艾是没有用的,把责任转嫁给项目方也好、交易所也好,在我们看来也是浪费时间的。抓紧时间对过往的炒币教训做一个复盘,着手为下一个牛市的到来做好布局,顺势而为,逆势勿贪,非专业人士请自觉绕行高杠杆的合约交易,主动规避风险,总比事后赔得哭天抢地要体面的多。
















声明:BTC123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

发文时比特币价格:44631.6269582
柚子eos价格:36.2714082353
以太坊价格:1458.46768045
etc价格:76.687931047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