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/

币市大佬徐明星“被捕”24小时:本相与假话的交锋!!!

本文发表于: 2018-09-15 11:56

从9月10日晚间起,大佬徐明星刷爆币圈乃至于区块链圈,成了最大热门话题人物。


这起事件,缘起9月10日晚,徐明星与“9.5爆仓”维权者产生纠纷,随即被带至派出所。财联社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媒体,全程经历此次维权行动。


在整个被羁押的24小时内,交织着谎言与真相,但没有暴力冲突,警民理性交流、最终和平收场是此次维权行动的最大亮点,堪称币圈韭菜们“教科书式”的维权行动。


教师节当晚:事件爆发


教师节深夜,一则震惊币圈的消息传来:“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被上海警方带走”,并迅速引起了朋友圈和微博热议。


据悉,该事件是因7名“9.5爆仓”事件维权者提前获知徐明星行踪,并于9月10日下午在上海浦东某酒店附近围堵徐明星从而引发警情所致。


据财联社记者了解,“9.5爆仓”事件系9月5日晚间比特币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突然大跌时,OKex交易所“意外”宕机,导致OKex杠杆合约交易者无法及时止损或追加保证金,从而被强行平仓,投资者血本无归的事件。


虽然OKex与OK集团仅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无直接股权关联,但维权者普遍认为徐明星就是OKex实际控制人,应当为爆仓事件负责。


据现场维权者说,爆仓发生后,他们试图前往OK集团上海办公室寻找徐明星未果,却意外发现一名赴OK集团的面试者,于是尾随之发现徐明星位于上海陆家嘴某酒店的房间,并迅速报警,报警时间显示为9月10日17:59。

有视频显示,徐明星正在潍坊新村派出所治安受理窗口接受警察的问话和交谈。

9月10日晚间22:55,徐明星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“谣言止于智者!”,似暗指“因维权者报警而被警察抓走”系谣言,但未透露更多信息。

在事件爆发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,网络上充斥着大量猜测,没有人知道徐明星是否真的人在派出所。


9月11日上午确认,OKB暴跌


由于时值深夜,财联社记者无法在第一时间确认消息真伪。9月11日早间,记者直奔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求证。


9:30左右,派出所大厅人并不多,也没有出现维权人士聚集等情况。


记者从派出所的一名值班民警处获悉,徐明星确于10日晚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,仍在调查中。若案情属实,依照流程会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;若证据不足,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(11日晚间)释放。


此消息确认后,市场迅速反应。OKex平台币OKB从当日高点跳水,在短时间内快速跌约10%,在11日全天没有出现有效反弹。

不久后传来OK集团公关的消息,称徐明星系因在OK集团上海办公室被维权者围堵,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才选择报案,网上曝光的照片和视频系徐明星在上海浦东潍坊新村派出所做笔录,并非被关押。


这个表态并未提振OKB的价格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各地获知消息的“9.5爆仓”受害者陆续赶到派出所,并填写报案材料。截至中午人数大约有30-50人。

9月11日中午:与谣言作战


随着人数逐渐增多,维权者开始自发商议“讨徐计划”:因与警方交涉与徐明星面谈未果,部分维权者决定在派出所守候至徐明星露面。


守候至中午时分,有自媒体援引OK集团员工消息称,10日下午亲眼看到徐明星在北京公司,网上流传的视频为之前办证时被人录下来拼凑而成。


这位员工表示自己向其他同事做过求证,徐明星因涉嫌欺诈被派出所带走一事是假消息,相关网文亦是杜撰。


与此同时,由于始终未能见到徐明星,一些维权者以开始怀疑徐明星是否真的在派出所内,个别情绪激动者甚至认为派出所会不会偷放徐明星。


这些谣言和猜测很快就被打破。


有维权者从派出所工作人员处获悉,由于徐明星“没钱买饭”,需要有人为其代买,派出所不会为其买单。


这一说法意味着向维权者确认了徐明星仍在派出所的事实,有维权者迅速外出为徐明星购买午餐,并由值班民警送至徐明星所在房间。

“午餐”事件后,大量维权者表示无法再相信OK集团方面发出的消息。


9月11日下午:OK集团自打脸?


为了进一步了解事件相关情况,财联社记者决定前往OK集团所称的“初始案发地”——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一探究竟。


虽然此前曾有消息称OK集团上海办公室已人去楼空,但OKCoin币行官方却发了辟谣微博,称该办公室仍正常办公。

然而事实却打了OK官博辟谣的“脸”。财联社记者发现,OK集团上海办公室不仅人去楼空,而且比之前拆得更干净,记者多次敲门均无人应答。

记者亦从大楼物业了解到,该单元系以徐明星名下的另一企业——上海华证联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租用,物业对OK集团冒用检测公司名义租用的情况事先不知情。


9月11日傍晚:警方公布初步意见


此后不久,派出所晚班值班民警卢军主动召集大厅内外的维权者,通报上海公安机关对案件的初步判断。


卢军称,派出所仅为案件受理机构,负责收集整理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和资料,派出所并不直接负责此案。由于徐明星注册公司位于北京,依照属地管辖原则,会首先将收集到的案件资料上交至上海经侦,再由上海经侦将资料移交至北京经侦。


卢军并称,依照法定程序,徐明星最晚将于被带走协查后24小时后予以释放,未来是否会再对徐采取行政强制措施,需要由北京经侦作出决定。


财联社记者注意到,此时的维权者队伍里,已不仅仅是“9.5爆仓事件”的受害者,亦有自称“WFEE币受害者”的维权者到场。


WFEE维权者表示,WFEE币自发行之后价格一路下跌并接近归零,OK集团旗下的OK资本是其股东之一,而WFEE项目办公地位于上海,希望派出所可以基于属地管辖原则继续扣留徐明星。


对于这一问题,以及维权者关心的其他细节问题,如徐明星几时会被释放,有没有可能继续扣留的可能性等问题,卢军未予作答。


虽然部分维权者对派出所的通报颇有微词,但并未有任何过激行动。在确认了徐明星将大概率被释放的消息后,个别维权者开始分头观察派出所周围地形,希望能够在徐明星离开派出所时进行围堵。


9月11日深夜:立案移交


入夜之后,事件有了新的进展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