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币圈 /

币圈至暗时刻,链圈期待黎明

发布于: 2018-09-11 10:48

uploads/0911/15366340598.png

核心提示:

9月7日,链圈又掀起一波区块链自媒体封停风波,继8月21日“币圈大号”集中被封后,今天包括点币成金、区块链王子、区块链第一哥、阿凡提等“币圈公号”再次被永久封停。

这几个月来,区块链市场的日子一直不大好过。

区块链“媒体”创始人陈一帆不止一次埋怨“行情不好”:业务量呈断崖式下滑,营收锐减,而公司员工也对前景堪忧,大批“圈内”人员跳槽。

在投资人、区块链媒体、交易所和社群的这个生态体系中,ICO破发成为常态,新币发行骤降,交易量锐减;项目方募资的资金大幅缩水,研发费用被砍,正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;一度活跃的社群俨然已成死群。

用陈一帆的话来说,“币圈”迎来至暗时刻。

“币圈”哀鸿遍野,“链圈”方兴未艾。浮华褪却,价值凸显,技术应用落地重新诠释区块链。

封禁



陈一帆常叹入局太迟,因为他的公司成立不到两个月。

早在2018年初,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社群发布一条“拥抱区块链”的分享:“希望大家行动起来,在立足自身业务,做好现有模式的同时,了解区块链,理解ICO,进入区块链时代。

后来,徐小平解释,区块链技术伴随着ICO的乱象,不希望他对区块链的看法被人误解为是对ICO的观点。

这条分享彻底引爆区块链行业。

这从招聘信息上能窥见端倪。2018年6月份,北京某知名财经媒体记者李立,被朋友推荐给一家区块链媒体,职位是内容总监,薪酬丰厚。

“70万年薪,外加期权。” 李立心动了。

“这个行业的前景受政策影响太大,风险很高。”李立不敢冒险。

“你不用担心,薪酬不满意,你再开价。” 老板劝李立。

这让摇摆不定的他,最终放弃高薪工作。李立说,70万年薪对当地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者来说很有吸引力,但这家公司没招到人,说明区块链行业风险大,大家都不傻,应该看到这个行业的不稳定性。

两个月后,李立的担心被证实。



2018年8月21日晚,金色财经网、币世界快讯服务、深链财经、大炮评级、火币资讯、每日币读、TokenClub、吴解区块链等涉及区块链、数字货币等领域的自媒体公众号遭微信官方封号处理。

腾讯方面表示,此次封停为永久封停是: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 ICO 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,违反《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》,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,账号永久封停。

实际上,2017年9月4日,央行、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叫停代币发行(ICO),并清理整顿ICO平台以及组织清退ICO代币。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,关闭网站平台及移动APP,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,并依法吊销营业执照。

“不瞒你说,‘媒体’打着区块链的名头,实际是为ICO做宣传。”原本,陈一帆打算借区块链的风口大赚一笔,他没想到行业进入漫长熊市。 

破发

区块链的从业人员也深感寒冬已至。

虚拟货币的泡沫没持续太久,比特币、以太坊等币价不断下滑,不断破发的ICO项目,以及枯竭的“韭菜”,这些变为赤裸裸的现实。

据BlockCC数据统计,自2018年6月1日起至今,火币Pro、OKEX、币安、HADAX、Kucoin、Gate.io六家交易所共上币153个,上币数分别为18个、29个、19个、19个、27个、41个,破发率分别为94.4%、100%、100%、85%、87.8%,平均破发率达到了93%。

张菲是北京某区块链公司负责人,她曾目睹一家ICO项目破发率达80%。因破发项目多,新币发行少,且交易量少,韭菜们被割了。她说,最近,韭菜们建立多个维权群,但这根本就没用。

张菲说,2017年,部分人都赚到钱,炒币利润大,且诱惑性高,虽然现在区块链行业处于熊市,但有些人依旧不会退场,他们心里总想着赚更多,“这可能就是人性吧。”

在疯狂的利益驱使下,张菲用一个“乱”字形容区块链行业。



8月初,在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主办的区块链媒体社会责任论坛上,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也对区块链乱象猛烈“炮轰”,警告区块链将成为下一个P2P。很多区块链公司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,不知道做什么业务,有些区块链公司打着区块链名义的项目行骗。向松祚认为,区块链确实是一次新技术革命,也革掉了一批投资者的命。

现如今,区块链行业的辉煌早已不在。

张菲说,目前,区块链行业处于熊市,比如以太坊都下跌了五分之四,之前募资也在大幅缩水,以致项目方研发费用吃紧。

但项目方正试图转移战场。张菲说,现在项目方和交易所都在做投资,或者研究新项目,因为他们通过ICO,前期赚到一大笔钱,资金充裕。圈里人笃信,熬过漫长的熊市,牛市一定还会回来。

张菲说,交易所凭借上币费、交易手续费和投资盈利,牛市时期,项目方到交易所ICO,上币费高达数千万。

“现在倒过来了。”前段时间,一家交易所联系上张菲,邀请她公司到交易所免费上币,这是交易所给自己做宣传,希望重振牛市雄风。

逃离



2017 年底,自区块链风口爆发后,多家区块链媒体诞生。

IT 桔子数据显示,从 2013 年到 2018 年 6 月,国内共成立 155 家有进行工商注册的区块链媒体或社区公司。从成立年份分布来看,这波区块链媒体主要集中在 2017 年以及 2018 年创办,占比近五年来整体超过 67%。

根据IT桔子的数据,仅仅在 2018 年上半年,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 11.39 亿的融资额度。

彼时,一切似乎都很疯狂。

张菲就历过区块链行业的疯狂时期。那时,打着区块链旗号的公关媒体蜂拥而至,他们通过媒体平台,为区块链和ICO做宣传推广、发软文和举办活动等。

“你知道?一篇软文都开价到10万。”张菲伸出食指,在她朋友眼前晃了晃。

据新京报报道,一篇阅读量2000左右的软文,收费在8000元-16000元左右。今年二三月份,区块链自媒体的高峰期,有自媒体的软文收费最高达到7万元一条。那时,区块链自媒体泡沫很大,只要想做自媒体,钱(投资)就找来了,一般做区块链自媒体都能融到500万-1000万元左右。

张菲说,区块链自媒体存包装ICO项目、运营社群、撮合交易、代投等"灰色交易"。区块链行业火爆时,媒体和项目方合作,一天一个峰会,这也是媒体主要盈利手段。但是,这个财路最后也被堵死。

8月22日,北京朝阳区叫停虚拟货币推介活动。与此同时,江苏省金融办全面梳理省内各类金融风险,整治领域从互联网金融拓展到虚拟货币、ICO等。

“现在大家习惯性的聚在一起,不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有音乐、有红酒、有‘项目’...”一家被腾讯封禁的区块链‘媒体’员工王莉,把那一天比作末日,“同往常相比,那一晚出奇安静,大家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”

那天过后,王莉和圈里人聊天内容不再是项目,而是政策、大环境的方向和揣测政策的动向,以及区块链媒体的行为是否涉及刑法。

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人民创投表示,对于参与“币价”虚假信息和项目方非法集资等宣传工作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,关键看宣传单位与币圈项目是否有“私下勾结”。

肖飒称,有些项目方本身就是自媒体背后的老板或股东,刻意影响某币走势,诱使用户购买某币,协助“币值管理”,这些行为显然是违法行为。

肖飒还称,就具体法律责任而言,“币圈媒体”的责任依附于背后的项目方,如果项目方涉嫌诈骗,则作为“帮助方”可能构成共犯;如果项目方构成民事欺诈,宣传单位可能会成为共同被告。

这也让区块链媒体从业者出现离职潮,月薪几万“职业写手”,徘徊在职场 “十字路口”。

“圈里很多人离职了,我打算下周就跳槽”王莉说,跳槽原因主要是大家觉得各自都“踩在云端”,好像生活在一个“虚幻”的空间里,现在大家都在逐渐了解法律、揣测政策动向,以免走上歧途。

死群


整个区块链行业的生态体系中,区块链“媒体”更像是掮客。

张菲说,区块链“媒体”盈利来源是给项目方做报道,有些“媒体”甚至收数字货币,作为报价。另外,区块链媒体建社群,帮项目方做私募,然后收所谓的私募费。这个费用其实收得挺高,这就是导流、割韭菜。

张菲一直觉得社群是一种假繁荣景象。

-->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iiquan.com/article/40088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